快捷搜索:  

遭美法令部起诉,苹果会被拆分吗

"遭美法令部起诉,苹果会被拆分吗,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 账号设置我的关注我的收藏申请的报道退出登录登录搜索36氪Auto数字时氪将来消费智能涌现将来城市启动Power on36氪出海36氪研究院潮生TIDE36氪企服点评36氪财经(Finance)职场bonus36碳后浪研究所暗涌Waves硬氪媒体品牌企业号企服点评36Kr研究院36Kr创新咨询企业服务核心服务城市之窗行政部门服务创投发布LP源计划VClubVClub投资机构库投资机构职位推介投资人认证投资人服务寻求报道36氪Pro创投氪堂企业入驻创业者服务创投平台 首页快讯资讯推荐财经(Finance)科技(Technology)企服城市最新创投汽车(Car)AI创新直播视频专题活动搜索寻求报道我要入驻城市合作遭美司法部起诉,苹果会被拆分吗36氪的朋友(Friend)们·2024-04-02 08:59关注从理论上看,如果苹果最终被定罪,它一直赖以成功(Success)的商业模式将不得不作出重大的调整,甚至有可能被迫进行(Carry Out)拆分。

导读

壹||DOJ之所以要在起诉书中专门加入一段苹果与微软的旧事,其用意就是为了专门构建一个“屠龙勇士终成恶龙”的故事,从而为自己从法官那边赢得更多的道义支持。

贰||DOJ认为苹果已经违反了包括《谢尔曼法》在内的多项联邦和地方反垄断法律(Law),因而希望(Hope)法院要求苹果停止垄断行为,并对其行为作出补偿。

叁||虽然DOJ来势汹汹,但它在这个案件中胜诉的可能性其实并不高。至于拆分苹果,其概率则更是微乎其微。

肆||反垄断是法律(Law)问题,但对于DOJ以及背后的米国行政部门来说,它却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它们(They)究竟是不是反垄断,对什么企业反垄断,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政治表态。

最近的苹果实在是有点儿烦。3月初,苹果刚被欧盟开出了18.4亿欧元(约合20亿美元)的天价罚单,仅过了半个多月,就又在米国遭到了起诉。

当地时间21日,米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以下简称DOJ)联合16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向新泽西州联邦法院提交了一份长达88页的起诉书,对苹果非法垄断智能电话市场的行为提起了反垄断诉讼。

根据起诉书公布的信息,在这次起诉中DOJ是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苹果商业模式的核心——封闭生态系统,并且要求法院采取相关的救济措施,以恢复被苹果非法行为损害的竞争环境。这意味着,至少从理论上看,如果苹果最终被定罪,它一直赖以成功(Success)的商业模式将不得不作出重大的调整,甚至有可能被迫进行(Carry Out)拆分。因而,在起诉被提起的当天,苹果的股价就应声下跌4%,市值蒸发1127亿美元。

那么,在DOJ的这份起诉书中,究竟提到了苹果的哪些垄断行为,又给出了哪些重要的证据?针对苹果的这次诉讼,究竟是否会成功(Success)?在诉讼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博弈?关于这些问题,且让我们(We)一一说来。

01 屠龙勇士终成恶龙?

在人们的印象中,法律(Law)文书大多是板起脸来说事,力求表述的严肃、客观,不在乎什么文采。但在DOJ向法院提交的起诉书中,却在一开头就向人们生动讲述了一个“屠龙勇士成为恶龙”的故事。

起诉书指出,从一开始,苹果就奉行高价、高端,以及利基市场的营销策略。然而,这一策略让它很难和那些提供更低价格、更多服务的对手竞争。此后,它又在与微软Windows(视窗操作系统)的竞争中节节败退。到上世纪90年代末,它曾一度濒临破产。直到2001年,iPod(苹果音乐(Music)播放器)的推出才让苹果扭转了颓势。

在大多数新闻(News)报导和传记文学当中,上述苹果发明iPod的逆天改命通常被归功于乔布斯的天才决策。然而,DOJ却在起诉书中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它指出:尽管iPod的设计新颖,营销策略也很精明,尤其是通过iTunes(苹果数字媒体播放应用程序)让iPod用户在线更新音乐(Music)库的做法十分可圈可点,但这一切都不足以让苹果重新赢得市场。当时,Windows系统在个人电脑(Computer)市场上占据了统治地位。由于iTunes需要安装在个人电脑(Computer)上,因此只要微软愿意,就可以轻松地阻止iTunes在Windows上运行。如果是这样,那么苹果的神话很可能在本世纪初就终结了。为什么微软没有这么做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微软正深陷反垄断纠纷,迫于司法和舆论压力,它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各方面行为。在DOJ看来,正是微软的这一收敛才让苹果有了翻身的机会。苹果之所以能有后来的成功(Success),本身就得益于一个相对良好的竞争环境。

iPod的成功(Success)让苹果找到了一个成功(Success)的秘诀。它让自己提供的设备成为了一个平台,平台的一端是消费者,另一端则是第三方创作者。作为平台的运营者,苹果想方设法将更多的消费者和第三方创作者吸引过来,并锁定在这个平台之内。利用(Use)这一做法,苹果不仅可以促进硬件销量的增长,还可以通过对平台内的交易抽成来获得可观的收益。2007年,苹果推出了iPhone(苹果电话)。为了让iPhone更有吸引力,苹果专门开发了AppStore(苹果应用商店),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将他们(They)开发的应用程序上架AppStore,让用户选择下载。在一番努力(Effort)之下,苹果很快就建立起了一套以AppStore为中心的生态系统。这套生态系统给iPhone平台带来了巨大的价值,并帮助这款智能电话战胜了各路竞争者,成为了电话市场上的执牛耳者。

在对苹果的商业成功(Success)进行(Carry Out)了上述回顾之后,起诉书话锋一转,开启了对苹果的指责。它指出,在苹果成功(Success)赢得市场之后,就减少了创新的努力(Effort),转而开始采用更多的反竞争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它不仅通过减少与竞争对手产品的兼容性来防止消费者转向自己的竞争对手,还通过商业合同以及技术的手段来努力(Effort)将第三方开发者圈定在自己的生态之中。此外,它还以保护隐私等理由来强化对第三方开发者的控制,排挤对手。起诉书认为,虽然这些举措在短期内并不会带来明显的危害,甚至从表面上看还能给用户带来很多好处(例如可以帮助用户的隐私),但从长期看,它将会扼杀创新,并最终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需要指出的是,起诉书中陈述的一些观点其实是颇有商榷余地的。比如,起诉书中认为微软允许iTunes在Windows上运作主要是迫于反垄断的压力,但其实这更可能是乔布斯和盖茨谈判的结果(Result)。事实上,在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后,微软与苹果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缓解,甚至为了帮助苹果度过财务危机,微软还对其提供了1.5亿的资金支持。从这个角度看,DOJ之所以要在起诉书中专门加入一段苹果与微软的旧事,其用意就是为了专门构建一个“屠龙勇士终成恶龙”的故事,从而为自己从法官那边赢得更多的道义支持。

02 苹果的三宗罪

在讲完上面这个故事之后,DOJ进一步对苹果“非法维持其垄断力量”的罪行提出了正式的指控。总的来说,起诉书列举的苹果垄断行为共包括三个方面:

(1)苹果通过对应用程序的创建和分发施加合同限制、进行(Carry Out)收费、收取“税金”,从而损害了竞争。

起诉书称,根据苹果的内部资料,在iPhone取得了成功(Success)之后,苹果方面就开始担忧竞争导致的去中介化可能会影响电话的市场销量,并且减少从平台内相关交易获取收入的机会。为了防止这种可能的出现,苹果就采用了多方努力(Effort)来巩固其垄断地位:一方面,它对应用程序分发和应用程序创建行使了控制权,对开发者的创新行为制定了规则,并用合同的方式进行(Carry Out)了约束。由此,苹果就限制了开发商为其对手开发的可能。另一方面,它通过降低互操作的方式增加了用户转向其他电话的难度,从而确保了他们(They)远离那些与自己具有竞争关系的产品和服务。通过这些手段,苹果对其应用生态达成了有效的控制。在此基础上,苹果对第三方开发者收取了高额的垄断租金(也就是臭名昭著的“苹果税”)。在过去15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苹果对从应用商店下载的任何应用程序都会收取其价格30%的佣金,对应用内的交易,其抽成比例也会高达30%。

实践中,苹果用以维护其生态垄断的具体手段很多。在起诉书中,重点列举了如下两个典型的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对“超级应用程序”的开发进行(Carry Out)限制。

所谓“超级应用程序”(Super Apps),指的是能够搭载那些用HTML5(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5)、JavaScript等编程语言开发的“小程序”(mini programs)的平台型程序。比如,我们(We)日常使用的微信、支付宝就都可以归入“超级应用程序”的范畴。

小程序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它无需下载安装,直接在“超级应用程序”内部就可以进行(Carry Out)调用。这种特性使得很多开发者可以绕开苹果应用商店的审核,以小程序的方式来触达客户。因此,如果iPhone和其竞品电话都可以支持同样的“超级应用程序”,那么用户就可以在不同电话之间自由调用很多相同的小程序。在这种情况下,iPhone用户在更换电话时,就不用再顾虑在新电话上无法使用某些程序,其迁移成本将大幅降低。对应地,苹果对应用生态的控制力也将大幅度降低。

苹果很快就认识到了这一问题(注:起诉书中暗示,苹果应该是在和微信的纠纷中认识到了这点),并积极采取措施来限制“超级应用程序”的开发。它不仅利用(Use)AppStore的规则,对这类应用的分发进行(Carry Out)了严格的限制,还对它们(They)提出了很多不合理的限制。比如,苹果要求“超级应用程序”在展示小程序时不得采用图标,而只能使用文本列表,这样就让用户的使用体验大幅降低了。除此之外,苹果还采用开发者合同的方式对小程序开发者的营利进行(Carry Out)了限制,规定它们(They)即使通过“超级应用程序”与用户交易也必须缴纳“苹果税”。这样,就对小程序开发者的积极性造成了打击。

起诉书认为,正是在苹果的打压之下,米国的“超级应用程序”才不能正常发展。这不仅损害了开发者的利益,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第二个案例是对云端流应用软件,尤其是云游戏(Game)的限制。

本来,将游戏(Game)主体放在云端,减少了对电话硬件要求的云游戏(Game)是一个很好的发明。但苹果认为,云游戏(Game)也会减少它们(They)对苹果生态的掌控。因为即使用户更换了电话,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云端进行(Carry Out)游玩。针对这一情况,苹果对云游戏(Game)进行(Carry Out)了很多的限制。比如,它要求云游戏(Game)的登陆端必须以App的形式安装在电话上,否则就予以屏蔽。并且,游戏(Game)每次更新都必须提交应用商店进行(Carry Out)审核。起诉书认为,这就限制了云游戏(Game)的及时更新。除此之外,苹果还要求云游戏(Game)必须使用其专用的支付渠道。这样,即使用户在云端进行(Carry Out)了游戏(Game)内购买,它也逃不开“苹果税”的纠缠。

(2)苹果在智能电话生态系统中使用API(注:API是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即应用编程界面的简称)和其他关键接入点来控制第三方的行为和创新,以使自己免受竞争。

关于这一问题,起诉书中重点强调了三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苹果对跨平台信息发送程序的限制。

根据起诉书的披露,实践中苹果会故意降低跨平台信息发送的质量。这样,当一个iPhone用户给自己使用安卓的用户发送信息时,其使用体验会比给同样使用iPhone的朋友(Friend)发信息更差。除此之外,苹果还以保护隐私、保护儿童等名义,对具有跨平台信息功能的应用进行(Carry Out)了很多限制。这些手段都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iPhone与其他平台电话之间的互通。显然,这种对信息互通的限制会严重制约iPhone用户更换电话的意愿,从而可以对维护其市场份额起到很大的助益。

第二个案例是苹果对跨平台智能手表发展的遏制。

在智能手表市场上,AppleWatch(苹果手表)是一款非常受欢迎的产品。本来,作为一款独立的产品,它应该允许用户使用安卓可能其他非苹果系统的电话进行(Carry Out)互联。然而,苹果却通过限制蓝牙功能等手段,故意增加让AppleWatch与其他品牌电话连接的难度。不仅如此,当AppleWatch与其他品牌的电话连接时,很多功能(如低耗电模式)将会受到限制。这样一来,如果消费者将AppleWatch与iPhone之外的电话搭配使用,其使用体验就会大打折扣,而这反过来就会进一步巩固iPhone电话在市场上的地位。

第三个案例是苹果对跨平台数字钱包和数字支付系统的限制。

苹果对其旗下的iPhone电话设计了专用的数字钱包和支付系统ApplePay(苹果支付),它允许iPhone电话的用户之间的自由转账交易,但却阻止了iPhone用户和其他品牌电话用户之间的交易。在这种限制之下,iPhone电话的用户在更换电话时就会更不愿意购买其他品牌的电话。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已经有一些第三方支付系统可以提供跨平台的支付服务。为了保持ApplePay对这些第三方服务的优势,苹果对它们(They)的功能进行(Carry Out)了很多的限制。比如,苹果以安危为由,限制了它们(They)的NFC(注:NFC是Near Field Communication,即“近场通信”的简称)功能。这样,ApplePay就成为了iOS系统中唯一可以调用NFC功能的支付系统。

起诉书认为,在以上所有的案例中,苹果的以上行为都有助于增加用户和第三方开发者的转移成本,从而强化其对应用生态系统的垄断。

(3)苹果还采用很多其他的策略来维持其垄断地位,确保其“护城河又宽又深”。

起诉书指出,除了前面两方面的手段外,苹果还用了很多其他手段来构建其护城河。这些手段包括但不限于:破坏跨平台全面运行的第三方位置可跟踪设备、限制第三方跨平台视频通信应用、限制第三方iOS网站浏览器的功能、制定技术协议以增加从iPhone转移到其他品牌电话的潜移成本、增加跨平台云存储应用之间数据互通的难度、利用(Use)销售渠道的限制来阻碍竞争对手智能电话的销售和分销,以及限制第三方语音和AI助手的使用等。

起诉书认为,苹果的所有这些行为都会造成非常负面的竞争后果。一方面,它会损害竞争的过程。这会让创新变得更为困难,让用户的体验变得更差,同时还会伤害开发者的利益。另一方面,它也会给苹果在将来利用(Use)其垄断力量留下充足的空间。虽然从现阶段看,苹果的行为并没有造成十分明显的损害,但随着它排除了所有潜在的竞争对手,掌握了对整个生态的绝对主导,它就会有更大的概率利用(Use)其垄断力量来伤害用户和开发者的利益。这些损害可能包括让用户和开发者实施更高的费用、对用户的隐私进行(Carry Out)侵害,甚至还可能涉及对用户的言论自由进行(Carry Out)限制等。

需要指出的是,在过去的很多场合,苹果都以保证用户的隐私和安危为由,为自己维持封闭生态系统的努力(Effort)进行(Carry Out)辩护。但在DOJ看来,这些辩护是站不住脚的。在现实中,苹果的很多应用都可以同时在其Mac(苹果电脑(Computer))上使用。从理论上讲,如果苹果重视隐私和安危,那么它也应该对于Mac采用和iPhone类似的所谓安危措施。但事实上,苹果并没有这么做。这就表明了苹果的很多安危理由其实并非真正出于安危目的,而只是其实施垄断行为的托词。不仅如此,DOJ还认为,苹果的很多限制行为其实是限制了很多第三方安危应用的开发,而这恰恰可能损害了用户的安危和隐私。

基于以上理由,DOJ认为苹果已经违反了包括《谢尔曼法》在内的多项联邦和地方反垄断法律(Law),因而希望(Hope)法院要求苹果停止垄断行为,并对其行为作出补偿。

03 苹果会被定罪吗?

从DOJ的态度看,他们(They)似乎是对这次起诉志在必得。在把起诉书提交到法院不久,DOJ就公开召开了记者会,会上司法部长加兰(Merrick Garland)义正词严地对媒体说:“我们(We)指控苹果公司在智能电话市场上保持垄断地位,并不仅是由于苹果公司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而是由于苹果公司违反了联邦反垄断法。如果听之任之,只会继续纵容苹果加重其在智能电话市场的垄断地位。司法部将加大对反垄断法的执法力度,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上涨和选择减少之苦。这是司法部的法律(Law)义务,也是米国国人的期望和应得。”

但是,DOJ真的可以赢得这次对于苹果的诉讼吗?在我看来,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未知数。至少从起诉书给出的信息看,苹果可以抗辩的点还是很多的。

(1)相关市场和市场支配地位问题

在起诉书中,DOJ将米国的高端智能电话市场认定为本案的相关市场。在这个市场中,苹果iPhone电话所占的份额高达70%。根据惯例,这已经达到了可以被推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水平。在此基础上,DOJ还列举了很多证据来表明苹果还具有很多阻碍潜在竞争者进入的壁垒,因而可以稳定维护其支配地位。从直观上看,苹果在过去多年中持续的高利润水平也为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提供了佐证。乍看之下,DOJ的论证似乎十分完备。

但是,细细分析之下,以上这些论证其实都是可以反驳的。在相关市场方面:我们(We)知道,所谓的高端机和低端机很多时候是按照价格进行(Carry Out)分类的,但实际上在现代的制造工艺下,它们(They)的差别更多在于品牌效应,而在基本功能上的差异则通常很小。如果按照界定相关市场的通常办法——替代性分析,那么把“智能电话市场”,而非“高端智能电话市场”认定为案件的相关市场将可能是更合适的。一旦相关市场被认定为米国的整个智能电话市场,那么苹果的市场份额就会大幅降低。例如,根据CIRP(世界生产工程科学院)最新的研究,iPhone在电话市场上的份额仅为39%。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份额是根据销售额计算的,考虑到iPhone电话的价格通常高于其他品牌,以销量计算的份额将更低。基于这样的份额,要认定苹果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将是颇有难度的。

(2)行为问题

除了在相关市场和市场支配地位问题外,起诉书中指出的不少垄断行为也有一些是具有争议的。

比如,DOJ指出苹果限制“超级应用程序”的开发,但实际上就在今年(This Year)1月,苹果已经扩展了超级应用的功能,允许开发者更便捷地把小应用嵌入到自己的应用中。而关于DOJ在起诉书中指出的限制云游戏(Game)等问题,其实也存在着很大的误导。事实上,苹果一直以来都允许开发者提供云端服务,只是对微软、英伟达等部分公司进行(Carry Out)了限制。在今年(This Year)初,它更是放松了对云游戏(Game)的限制,支持开发者创建可以访问游戏(Game)库的应用。在跨平台信息发送问题上,苹果则已经宣布:预计在2024年底之前,会随着iOS18(苹果电话操作系统)的更新把增强信息服务(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简称RCS)引入iPhone。届时,iPhone将可以十分顺畅地实施跨平台的信息发送。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到,就在DOJ发动起诉之前,起诉书中所提到的很多违法行为就已经不存在了。当然,起诉书中列举的另外一些问题,如限制AppleWatch与竞品电话的连接、限制开发者对NFC功能的使用等,目前(Currently)确实依然存在,但总体来讲,它们(They)对苹果的基本业务影响并不大,在技术上也很容易调整。如果苹果愿意,也可以在法院正式开审前,对这些问题进行(Carry Out)及时的纠正。如果是这样,那么DOJ所起诉的内容就不存在了,起诉本身也就会变得没有意义。

(3)行为的影响

如前所述,在反垄断案件中,一般只有当涉案企业的行为切实构成了竞争损害之后,才会被认为是非法的。关于究竟什么是竞争损害,不同的司法辖区有不同的解释。从历史(History)上看,由于米国的反垄断长期受芝加哥学派的影响,因而竞争损害主要被解释为对消费者福利的损害。

然而,在这起案件中,DOJ却并没有十分明确地给出苹果损害消费者福利的确切证据。在起诉书的不少论述中,DOJ都将苹果“引入某些限制、绑定某些功能,让iPhone比竞品电话具有更好的使用体验,从而降低了用户转而使用竞品的意愿”作为苹果的违法证据。但这其实是很牵强的,因为这几乎等于是在说苹果创造更好的使用体验是非法的。值得一提的是,DOJ在起诉书中也对此作出了解释,认为这些短期看似无害的行为可能会在长期带来负面影响。不过,虽然这种听起来很有道理,并且也符合最近流行的新布兰代斯主义的思潮,但在我个人看来,这个理由可能许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毕竟,米国的司法非常讲究判例,在过去几十年中,芝加哥学派的思想已经渗入到了无数个判例当中,而相比之下,新布兰代斯主义的观点则缺乏判例基础。

综合以上分析,我认为虽然DOJ来势汹汹,但它在这个案件中胜诉的可能性其实并不高。至于拆分苹果,其概率则更是微乎其微。

04 诉讼背后的政治博弈

在DOJ发起起诉后不久,彭博社的记者吉尔曼(Mark Gurman)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在对起诉书进行(Carry Out)了详细解读之后,吉尔曼感到十分困惑。在他看来,其实司法部的诉讼策略十分无力,不仅提出的指控和证据都有很多漏洞,而且诉讼的目标也选得大有问题。比如,苹果的AppStore是苹果得以维持其垄断地位的基础,起诉书中却没有围绕它展开攻击。他认为,这很可能是DOJ的一个失策。

应该说,吉尔曼的体坛是十分敏锐的,但他的结论却并不正确。在我看来,DOJ的这样选择诉讼策略,恰恰是其高明之处。

对于一般人来说,反垄断是法律(Law)问题,但对于DOJ以及背后的米国行政部门来说,它却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它们(They)究竟是不是反垄断,对什么企业反垄断,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政治表态。

我们(We)知道,本届拜登行政部门之所以可以上台执政,中低收入的选民功不可没。这一部分的选民通常不喜欢大资本,对硅谷的科技(Technology)巨头尤其反感,因而拜登行政部门在当初竞选时就许诺会在上台后会对科技(Technology)巨头进行(Carry Out)反垄断。从这个角度看,拜登行政部门如果要想连任,就有必要兑现这个竞选承诺。然而,它能不能真的把科技(Technology)巨头都反了呢?当然不能。因为硅谷科技(Technology)巨头恰恰是其另一股重要支持力量。在竞选过程中,它们(They)不仅出钱出力支持拜登,甚至直接利用(Use)掌握的平台封杀了拜登的政敌特朗普。具体到苹果,不但其员工大多是民主党的捐款者,其CEO更是曾在很多场合为拜登站台。在这种情况下,拜登行政部门也就很难得罪这些巨头——尤其是在选举年,更不可能。

在上述这样的矛盾下,拜登行政部门就面临着一个两难:为了争取下层选民,它必须反垄断;但为了不得罪金主,它又不能真反。如何解决这个两难呢?找一个看似很大的由头提出诉讼,但在证据上却做得不那么扎实,可能者干脆选一个很容易被民众认可,但却不容易被法院采纳的观点(如布兰代斯主义的理论)来组织诉讼策略。这样,诉讼的声势会很大,但却不容易胜诉。如此以来,下层选民那儿也交代了,金主也不会得罪。

事实上,如果我们(We)回顾一下拜登行政部门这几年的反垄断工作,就会发现这个策略其实一直在被采用。在几年中,拜登行政部门的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ttee,简称FTC)和DOJ对脸书(Facebook)、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都展开了调查和起诉,然而所有这些案件似乎都进行(Carry Out)得不那么顺利。在一些案件如FTC诉脸书案中,FTC提出的起诉书甚至被法院公开批评并驳回。很多人都为FTC和DOJ的这种发挥感到大跌眼镜,要知道,它们(They)可聚集了大批最顶尖的律师和经济(Economy)学家啊。不过,一旦我们(We)认清了这背后的政治逻辑,这一切的不合逻辑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当然,我也并不认为这次DOJ的起诉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应该看到,在相当程度上,DOJ也通过诉讼的形式将民众对苹果的一些不满传达给了它。这会在舆论上对其造成压力。迫于这种压力,苹果应该会对自己的商业模式进行(Carry Out)一定的调整。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诉讼依然会部分达到其向公众许诺的效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Economy)体坛报”(ID:eeo-com-cn),作者:陈永伟,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36氪的朋友(Friend)们特邀作者0收  藏+10评  论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微  博沉浸阅读返回顶部参与评论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登录后参与讨论(Discuss)提交评论0/1000你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苹果Vision Pro牵手腾讯,微信王者荣耀成推广利器?iOS史诗级更新来了,比iPhone 16更值得期待下个十年,苹果会落寞吗?WWDC24定档,iOS 18会成初代AI iOS吗?苹果新款MacBook Air评测:自研芯片渐入佳境史上强iOS来了,苹果首秀AI肌肉,Siri更加智能…苹果下一个时代来临苹果Vision Pro的双重优势,可能助推xR市场复苏苹果“内忧外患”,库克祖国求援苹果在上海静安寺开了新店铺,为什么连库克都来了?最新文章推荐被困在购物车里的BAT们“隆基三剑客”凭何破危局?今年(This Year)以来北交所日均成交额保持百亿元规模 有望迎来更多优质公司10年牛熊交替中,哪些基金公司跑在前列?从近期车圈热点,看车企营销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AI复生”以爱为名还是伪善?一单50元,无需提供证明总营收超500亿,表现最强劲的一年,祖国创新药企告诉我们(We)什么?卡拉威球具215亿出售,炸鸡薯条味的迷你高尔夫走红以史为鉴,美股将以“一声巨响”走完2024突然被要求缴纳消费税,知名化工企业:可能补缴5亿元,业绩将由盈利转为大额亏损36氪的朋友(Friend)们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发表文章38441篇最近内容今年(This Year)以来北交所日均成交额保持百亿元规模 有望迎来更多优质公司6分钟前突然被要求缴纳消费税,知名化工企业:可能补缴5亿元,业绩将由盈利转为大额亏损22分钟前“不让中信证券赚佣金”,有大V晒图注销证券账户,不少网友声援24分钟前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下一篇医美这一大赛道全面收紧

射频美容(Beauty)仪正式加入“械字号”,需要完整临床试验了。

1小时前

热门标签完达山奶粉北大荒张沫凡产业结构优化高附加值风险点payoneer我独自生活(Life)日日顺百视通上海文广英镑汇率心理账户m17三角洲离岸鞋离岸运动员冷冻电镜搬家公司收费情况罗迦陵哈同成份股规模化养殖场乐居群星vfx电容话筒文书摩根大通银行刘看山关于36氪城市合作寻求报道我要入驻投资者关系商务合作关于我们(We)联系我们(We)加入我们(We)网站谣言信息举报入口热门推荐热门资讯热门产品文章标签快讯标签合作伙伴阿里云火山引擎高德个推星球日报(Daily)鲸准氪空间富途牛牛企服点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领氪36氪APP下载iOS Android36氪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危服务 违法和不良信息、未成年人保护举报电话:010-89650707 举报邮箱:jubao@36kr.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2011~2024 首都多氪信息科技(Technology)有限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6 | 京ICP证15014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6099号意见反馈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将来36氪鲸准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Technology)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遭美司法部起诉,苹果会被拆分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285) 踩(79) 阅读数(975)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